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恐怖广播 > 《恐怖广播》第七卷宣战! 第九十三章 嘘,你爸走了
    青铜锁链还在不停地抽击着盔甲人,自它们开始虚虚实实地切换之后盔甲人就对它们基本没辙了,这三条锁链,本就是专门拿来困锁住他的,若是放在以往,现在的他倒是能够慢慢想办法去将这青铜锁链给破解开,事实上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特意留下另外三人性命的原因所在了,有那三个人被自己炼制成傀儡后,自己破解这锁链阵法会更加的简单。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必须先抓紧时间将面前的苏白给杀死,一是他心中的那种不祥预感正在愈演愈烈,二来则是因为要杀这个家伙自己就绝对不能给其什么喘息时间。

    苏白的境界到现在已经滑落到了资深者之下了,这种境界的大倒退给苏白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绝望感,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佛爷所想到的问题,也没有时间去抱怨别人或者自怨自艾,哪怕苦苦支撑的最后结局依旧是自己的死亡,

    但苏白绝对不会放弃。

    “快要成了,快要成了,这家伙,就快被抹去了!”

    盔甲人内心之中开始升腾起抑制不住的狂喜,现在,杀死苏白是他最大的目标,也是他向自己既定命运的宣战和反抗,谁也不知道祖龙不杀他将其封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因为祖龙早就陨落,大秦也早就灭亡了,就连大公子扶苏刚刚从大佛封印中出来时也陷入了一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状态,当初的后手和安排,绝大多数很可能已经失效或者被毁掉了。

    毕竟,黑暗(广播)也不是吃素的角色。

    但是那种深植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对祖龙的畏惧让盔甲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不管如何,自己必须要将眼前的这个人给杀掉。

    或许,

    还是因为苏白身上忽然出现的微弱传国玉玺的气息以及因此而牵动的青铜锁链反应更深层次地刺激了盔甲人吧。

    “富贵,他是你的传人,他先死,然后等我出去了,就去找你!我要确定你到底死没死!”

    苏白很想告诉他徐富贵早就嘎屁了,但他说不出话来,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正随着身体的崩溃而陷入一种模糊的状态,于人世间,僵尸就相当于电脑里的一款极难清除的病毒,但在眼下,这款病毒正面临着被彻底清扫的结局。

    一切的一切,

    你的肉身,你的灵魂,你的意识,都将被抹去,不留丝毫痕迹。

    盔甲人的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二十年前徐富贵出现在这里与他交流的画面,当初的自己,对富贵的到来是满怀希望的,是带着一种对自由和脱困的憧憬的,那个人也给自己规划好了美好的蓝图,甚至还帮自己设计了日后脱困后躲避黑暗的方案,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对于那是的他来说,富贵的到来宛若命运赐予给自己的天使。

    但当自己将他所需要的一切告诉他,甚至不惜耗费自己珍贵的本源帮对方修炼成功法后,对方就这么潇洒地离去,一走,就是二十多年,这是纯粹地将自己当作一个傻子给玩弄了。

    这种羞辱感,这种耻辱感,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不停地刺激着盔甲人。

    可以说,两千多年前敢忤逆始皇帝意思的他只能称得上是“愣”,而二十多年前富贵的到来等于是给这个被封印了两千多年同时承受了两千多年孤寂的灵魂最后一脚,将其彻底踹入了仇恨与歇斯底里的深渊。

    而恰巧的是,苏白现在居然想到了也是富贵,

    哦不,

    是一条黄鳝。

    如果将人体比作一个碗,那么运动员和职业军人,他们的身体就是海碗,碗的大小和口径是衡量这个人身体所储存能量多少的标准。

    而低级听众一直到高级听众的变化也是这口碗逐渐变大的过程,低级听众可能是一个木桶,普通听众是一个水缸,资深者是一辆水车,高级听众差不多是一座水库,而大佬则可能是一座大水坝!

    在一开始,苏白身上的强化和会的东西杂七杂八的,简直像是开杂货铺的,但随着实力以及境界的提升,苏白所选择的强化方式也开始越来越简约,基本就集中在了血族强化和僵尸强化两个大方向上,这两种液体算是苏白这座水库里的两个太极圈图,至于以前所学会和获得的一些其余东西则都被压在底下或者某个角落里,别说看不得看得见,可能连苏白自己都忘记了。

    而这一次,盔甲人杀苏白的方法是将苏白的一切都压榨出来以此让苏白彻底的湮灭,等于是将苏白水库里的水都一点一点地放尽,一般来说,水库排水出去后,下面会出现一堆杂七杂八的垃圾,甚至还会有一些小鱼小虾。

    而这条黄鳝,则是属于这一类中的一员。

    如果不是此时感应到它在自己体内的游走,苏白很可能自己都早就忘记它的存在了,当初佛爷让手下人从他的庙宇里将那具女古尸给运到上海来给苏白以加强僵尸血统,最后苏白找出了这具女古尸的本体,那一条当初她因为犯事被惩戒从而打入其体内的虫子也就是这条黄鳝。

    佛爷当时还很恶趣味地找来吉祥栽种的那一株带着剧烈腐蚀性毒素的植物叶子,让苏白裹着一起吃,就像是吃肉夹馍一样。

    事实上,效果其实也并不明显,苏白到现在还不知道佛爷当初到底是真的在帮自己还是纯粹只是想找个乐呵,毕竟那时的佛爷正处于感悟准备进阶的状态,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小痞子。

    这条黄鳝是女尸的全部,千年前,她被某个神秘且面目狰狞的大祭司惩罚,种下了一只虫子,随后承受了千年的孤寂和折磨,最后被发现后那座寺庙怕其为祸人间历代活佛又将其封印着,一代又一代,最后到嘉措这一代时嘉措直接将其弄过来送给苏白当作了结。

    这条黄鳝生命力之顽强,真的是有些可怕,哪怕被苏白完全抹去了意识,但苏白也依旧没能彻底地将其消化吸收掉,在这一刻,生死危机之下,它被重新逼迫出来,要离开苏白的体内。

    其实,它根本就不具备自我意识了,只能算是一种微弱的能量形态,确切的说,只是一道诅咒,苏白吃了它,等于是将诅咒转化到了自己身上,但这个诅咒对于苏白来说,等于是挠痒痒,相当于一块钱之于一名亿万负翁,也完全构不成威胁。

    “砰!”

    黄鳝的诅咒在盔甲人的崩溃下彻底崩溃,盔甲人显得很兴奋,因为他能感知到自己已经将苏白压榨到底了,连其体内最后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也被自己榨干,这个身上居然会有传国玉玺气息的家伙,

    死期,已经到了!

    但当那条黄鳝彻底崩碎时,一些晶莹的碎片飘散出来,已经陷入了一种意识模糊状态的苏白只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黄鳝带给自己的画面之中。

    只是这一次之前的关于阿丽莎那个女人杀死王子然后被惩罚的这些画面被瞬间带过去,连那千年被埋葬在无人知晓区域的孤寂也被带过去,到最后,到了当初苏白所读取的最后一个画面:

    “阿弥陀佛,这口棺年份不够。”

    “嘿,这女人肚子里还有东西,可惜了,年份真的不够啊,要是咱不是在这个地方碰到了,换到正常光景里碰到还真能添一道夜宵。”

    当苏白听到这声音时,心脏猛地窒了一下,徐富贵的声音,那该死的徐富贵!

    “噤声!”这是第三个男子的声音,“算了,来不及了”

    这是苏余杭的声音。

    曾经的大理之行,和尚曾拿出一张老照片,上面是苏余杭跟富贵以及另外一名法师的合影。

    苏白当初也曾不解过,为什么那具女尸会曾看见过这三个人,明显时间点上对不上,后来跟佛爷商量讨论后觉得可能是当初苏余杭他们在某个秘境或者故事世界里,反正那个地方似乎时间和空间上会出现一些紊乱。

    譬如苏白在一日囚的故事世界里曾跟佛爷说过如何进阶的话,但其实是苏白在现实世界里时佛爷正在做的事儿,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因果关系,谁都说不清楚,毕竟,没人能达到广播的高度,你也不知道广播是基于何种原理去构建出这一个个光怪离奇的故事世界的。

    在原本的画面中,苏余杭似乎是发现了女尸的不对,甚至可能发现了苏白,他当即将棺材盖给重新盖了上去,之后,苏白就醒了。

    但这一次,当苏余杭盖上棺材盖一会儿后,棺材盖居然再次被掀开,上面露出了一个胖胖圆圆略显秃顶的中年人脑袋,不是徐富贵又是谁?

    “嘘,你爸他走了。”

    徐富贵的这句话对于眼下的苏白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该死,居然还有新的画面记忆,当初自己大意了,居然没花时间将那道诅咒彻底研究一下。

    徐富贵笑呵呵地样子看起来很欠扁,但至少看起来很阳光很正常,就像是自己身边的胖子一样,或许,他还不知道自己之后会被苏余杭坑得多惨,但也不对,他能够认识自己,又怎么看不见未来?

    或者说,苏余杭有着他自己的办法将这个“目光长远”到可怕的朋友给坑成那样?

    连这样子的人都能坑到,苏余杭到底老阴比到什么程度?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