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品大臣 > 第 十九 章 疑点
    “大双,你说什么?说清楚点!”刘小天下意识地又问道。

    “师傅!三哥他……他刚才被几名捕快给……给抓走了!”大双激动地抱着师傅的腿,紧紧地不撒手。这些日子来的相处,几个人的关系也是相当融洽的,平时自己打打闹闹就算了,可是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可是团结得很。

    “什么?被衙门的人给带走了?这怎么回事啊?这小子干什么了,难不成调戏哪个人家的黄花大闺女了?”刘小天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三儿虽然有些贪玩,但是应该是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啊!

    “哎呀师傅,您就别开玩笑了,事情是这样的……”大双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组织了下语言。

    原来之前刘小天让三儿多加留意照顾几个看上去机灵,比较有天赋的学生,培养他们当领头羊,三儿也是照做了,在一天的大课结束后,三儿留下了三个学生准备单独来个小灶,给他们补补课。

    “这没什么问题啊!难道你们这的政府也不许开补习班,要给学生减负?”刘小天郁闷地打断道,他倒是不觉得被官府抓起来是一件多大的事,本来三儿的本性纯良,也不是会做出什么坏事的人,这种情况,放在现在,顶多也就是关个几天,就能放出来了。

    “师傅!您说的什么啊?您快别打岔了!我还没说完呢!您让我接着说!”大双见刘小天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也是一番白眼。

    三个学生中,两个男生一个女生,三儿给他们三人补课,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两个男生领悟力好一些,三儿就让他们先回去了,剩下一女学生,还有些问题要问三儿,这本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当七叔看时候不早了,让大双去喊三儿准备回太和医馆的时候就出现了情况:大双先是敲了半天的门,里面没人应答,大双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就喊人来撞开了大门,一进门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三儿趴在地上,大双赶紧扑过去把他摇醒,问三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等三儿醒后他也什么都不记得,只知道当时他和学生小离正在讨论护理问题,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眼前一黑,再醒过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还张口问大双小离在哪里?

    大双说,当时他进去的时候就只有三儿一个人,并没有看到小离啊!三儿醒过来之后就到处找小离,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他们将宅子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小离的身影,问了一圈也都说没有见过小离,这时三儿他们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赶紧找七叔商量对策。在确定了小离失踪以后,七叔就让人去喊衙门的人过来。

    衙门来了两个捕快,一胖一瘦,看上去睡眼朦胧,两人例行问讯以后,并没有什么发现,但是联想到近来发生的好几起难民孩子失踪案,他们想也不想就将此归到一类去了,在他们正准备早早了事回去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人说好像看到三儿背着一个大麻袋去过后门,这两捕快估计一听有戏,想想破获这个案子可是有不少奖金可以拿的,二人这才开始叫三儿过去问话。

    这一问,三儿支支吾吾地对两个男孩走后的事都不记得了,胖捕快那双滴溜溜乱转的小眼睛往瘦子那一瞥,两人一对眼神,瘦捕快立马一口就咬定三儿就是罪魁祸首,立刻就铐上三儿,不顾众人的说法,就这么带回了衙门!

    刘小天听完后,眉头一紧,虽然他知道三儿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但是现在,三儿是小离失踪前最后一个接触的人,并且这段时间并没有目击证人。不过居然还有人看到他扛着一个大麻袋出去过,这事可就有些难办了。通过刚才的信息,刘小天也猜出这两个捕快,明显是想邀功而已,不然这其中明显疑点重重,怎么会这么快就咬定三儿就是罪犯呢。况且这个混乱的时代,衙门根本就没有什么原则,碰上小案子,管都不管,要么就是给俩钱就放了,要是大案子,有了证据就能关大牢,上报给朝廷就等择日处斩了。反正就是怎么样方便简单,就怎么样来,这还是在天子脚下,不然放在地方官府,可能管都不管直接就判刑了!

    “大双,快!我们去七叔那!”刘小天说着连忙披上外衣,拉着大双就往城外大宅赶去,想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宅子大厅里里外外已经站了好些人。本来刘小天这两天已经拉走了一大部分去给太和医馆帮忙,为了避免他们两头跑,直接就在城内就近给他们租了一间,但是这会儿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所有的人都赶了过来,挤在大厅里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女子正抹着眼泪,旁边的男子也是唉声叹气!

    “我不相信这三儿小哥会做出这样的事,你看他对孩子们多好啊!”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

    “对,我同意你的话,我也不相信,三儿小哥是刘公子的徒弟,刘公子菩萨心肠,想必三儿小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又一个声音附和着。人群中认为这个观点是对的人都在出声表示赞同。但是也有些不同的声音。

    “这话也不能说死了,刘公子的人品我们都信的过,但这是他徒弟,不是刘公子本人啊,这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师傅好也不代表徒弟好啊!这历来发生的欺师灭祖的事还少啊!”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人群中,人是会思考的动物,所以这人的思考是不会停止的,只要是有人起了个头,那么就会不断地有人冒出来。

    “没错,话不能说死,我也觉得这事有蹊跷,为什么三儿小哥专门留下小离单独来上课,为什么他会偷偷摸摸地背着个大麻袋出门,这些肯定是有问题的!”一个男子也是开口说道。

    “咳咳!”刘小天听见里面吵吵嚷嚷的,特意停在厅外听了一会,可是到了这时候,他也知道这会儿再不进去,恐怕场面就会失控了,连忙边往里走边使劲咳嗽了两声。

    “原来是刘公子来了,大家快看!是刘公子来了!”门口几个眼尖之人看到以后直接就招呼道。

    “刘公子好!刘公子这么晚还过来啊!”众人也是向刘小天问好道。

    突然,人群分成了两块,只见中间快步挤出了两个人,两人踉跄着走向刘小天,还没站好,就在刘小天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这两人就是小离的父母。

    “刘公子!求您了!您可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小离啊!这孩子从小就命苦,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好不容易有盼头了,这……”中年妇女说着说着就又忍不住哽咽起来了。

    “刘公子,只要您帮我们找到小离,我秦汉这辈子给您当牛做马!”一旁的男子也是跟着磕头。

    “你们别这样,先起来,你们比我年长这么多还给我下跪,这不是在折煞我嘛?快快起来说话!”刘小天嘴上说着,手上动作也不慢,赶紧上前准备扶起二人。

    “刘公子,要是不答应我们,我们就不起来了。”二人又是道,在他们心里,刘小天可比官府衙门里那些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的官员有用多了。之前发生好几起失踪事件,到最后官府都是不了了之,人也没有找到,说法也没给,直接按已逝人口处理了。这让这些难民连对官府的最后一点信心都丧失了,这大名朝果然是腐朽不堪。

    “大家放心,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会做的,这事发生在我的地盘上,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虽然我并不相信这是三儿所做,但要真是三儿做出来的,我一定大义灭亲!”刘小天清了清嗓子安抚这对夫妇,同时也是为了停止众人的猜疑,“在事情结果出来之前,烦请大家耐心等待,我不希望有任何无端猜测的流言蜚语传出来。”

    “谁说这是你的地盘了!”突然身后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是夕若带着她的贴身丫鬟走了进来。

    刘小天见到夕若,刚准备说些什么,但是夕若直接无视了刘小天。

    “各位放心,这种发生在我的地盘上,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夕若对着众人说道,言语中还特意将“我的地盘”四个字加重了音调。

    “小人多谢刘公子和夕若姑娘了,二位的大恩大德我们不会忘记的。”秦汉听完满脸大喜,连连向面前两位磕头感激道。

    “咳,我有个疑惑,不知在场各位谁人能告诉我,是谁看到三儿背着麻袋出了后门?”刘小天转脸不看夕若,黑着脸对着人群问道。

    “是老李头!”好事之人抢着喊道。

    “好的,谢谢了,时候也不早了,请李叔留下,大伙还是散去好好休息吧!”刘小天留下老李头,然后驱散众人,毕竟并不是人多就好办事,相反这人多嘴杂,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效率反而更低,所以刘小天只留下了有用的人了解情况。

    众人听到刘小天的话,也是都乖乖地散去了,顿时大厅就只剩下刘小天、夕若、七叔他们,还有小离父母和老李头那么几个人了。

    “您就是他们说的老李头吧,那我就叫您李叔了。李叔您能将你看到的再给我们复述一遍吗?说得越详细越好!”

    “好的,刘公子。”老李头道。

    这天刚黑的时候,老李头到院子里的茅房如厕,一出来就看到三儿一个人的背影,匆匆地往后门走去,右肩抗了一个麻袋往后门走去,当时他看到了还喊了一声,可是三儿并没有理会他!

    “等等,李叔您说您看到的那个三儿,是用右肩抗着那个麻袋的?”刘小天忽然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