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諰,东周春秋 > 第二十六章 春秋伪霸
    前言:自我定位失误会惹祸。知一而动,会陷入全面被动。

    齐桓公在葵丘之盟上把儿子昭托付给宋国长公子目夷后,宋国君臣果然不负所托,成功将逃难的昭武装送回齐国主政。自那以后,宋襄公就开始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居功至伟,可以做齐桓公第二。【历史的一般规律,没有人的成功是可以直接复制的。所以“只做某某某第一,不做谁谁谁第二!”这句话不仅仅是豪情自信,更是智慧!】

    宋襄公向哥哥目夷说出自己的抱负时,目夷就劝他:“弟弟啊,宋国国土面积狭小,生产力低下,人才缺乏,这都是制约因素,想要复制齐桓公的成功,很难啊!”【一个人自我认识不全面的时候,或者说只被一个冲动支配的时候,这个人就会陷入盲目乐观的境地,许多要素都会被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而旁观者则可以看得更客观,因而更全面。】

    “哥哥不知,我曾经问过齐桓公如何可为霸主,齐桓公说做到仁义即可。我难道不够仁义吗?现在的齐国国君可是我们扶立的呀!”【知一而动,会陷入全面被动。】

    宋襄公不顾反对,开始学齐桓公玩结盟。宋襄公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就先约了在万分之一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四个小国(滕、曹、邾、鄫)在睢水会盟。

    到了开会的日子,只有曹、邾两国国君准时到了。宋襄公觉得面子挂不住,很是气愤。滕国国君迟到一整天,宋襄公就打算拿他出气,把他关了起来。鄫国国君知道宋襄公真的生气了,才赶紧跑来,这已经迟到两天了。宋襄公盛怒之下命人把鄫国国君直接杀了祭河神。【学会控制情绪,生气只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真正的强者是不怒而威的!】

    宋襄公为了挽回面子,临时派人去命令东夷诸国前来会盟。可那些东夷诸国根本不吃这一套,宋襄公更加生气,每天脏话不离口。

    曹、邾两国国君见势头不对,赶紧用金银财宝赎出滕国国君,然后各自找借口逃会了。宋襄公派兵攻打曹国,以教训他无礼逃会,可是小小曹国万众一心,宋国用了三个月也没有攻下来。宋襄公怕别人知道笑话他,只好草草命令撤军。曹国也很识相,随后派人到宋国谢罪,两国依旧睦邻友好。【情绪激动时,做的事情都是草草收场的。】

    初次召集结盟就这么不顺利,还惹了一肚子气,宋襄公很难过。又得到消息其他国家最近和楚国走的很近,心里更加着急了,再不出手,盟友都被楚国拉跑了!

    公子荡这时给宋襄公出了个馊主意,他建议宋襄公先和楚国搞好关系,哄好了楚国就可以让楚国出面,把那些小兄弟叫到宋国的盟旗下。

    明眼人一下就看出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沉浸在图霸美梦中的宋襄公认定这是个好主意,就照着做了。公子荡带着金银美女就出访楚国去了,楚成王收下礼物就答应明年与宋国齐国聚会于鹿上。宋襄公一下子来了劲头,亲自监督基础设施建设,准备大迎宾客。

    次年二月,齐孝公首先到了,毕竟齐孝公是在宋国的帮助下上位的,这次面子一定要给足了。楚成王很过分,迟到了20多天,迫于楚国国力,宋襄公也不好说什么。

    宋襄公苦苦等待的结盟仪式开始了。可是楚成王本来就不是真心实意来参加会盟的,他是来探听虚实外加捣乱的。于是在接下来的登台仪式、歃血(以血涂嘴表示说话算话)仪式的各个环节楚成王找到机会就捣乱,根本不照顾宋襄公的面子。一场尴尬的会盟算是满足了宋襄公的虚荣心,结束时,宋襄公还不忘让楚国下次把自己的小伙伴多带几个来,这样自己可以继续过过当盟主的瘾。

    楚成王回国,准备继续捉弄宋襄公。他和大臣商量怎么利用宋襄公这个盟主的身份。楚成王强调:“宋襄公没实力还装大尾巴狼,我先让他演够了在收拾他,我让他帮我把盟会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再坐收渔翁之利。”

    宋襄公心满意足地回去了,“这次盟会很满意,要好好准备下一次!”宋襄公对自己说。

    春天刚过,宋襄公就开始着手准备盟会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次盟会的地点是盂地,当地还有许多民居,要想办一次国际性会盟,必须大拆大建。于是宋襄公让盂地百姓进行拆迁给基础设施建设让出地皮。

    当时的工程建设进度很快,七月的盟会之期之前各项基础设施就完工了。宋襄公急着去盂地准备迎宾。大臣劝他带一些兵力过去,他说:“大会的目的是促进各国和平友好,自己召集的会议再带兵过去,不是失去信义的行为吗!不带。”宋襄公就这样满怀期待地出发了。

    他的哥哥目夷要布置一些兵力在盟会地点周围,宋襄公也没同意。

    这次由楚国出面召集的各国来的很利落。众国国君聚于坛下,准备登坛。登坛是有主客之分的,左阶登主、右阶登宾。宋襄公当霸主心切,当然从左阶登坛了,也不谦让一下。楚成王也没有当场发作,他要先让宋襄公表演够了再出手。

    到了坛上,该推举盟主了,宋襄公觉得最激动的时候到了。他用眼盯着楚成王,示意楚成王带头。楚成王假装看不到,其他诸侯国也就不敢出声。宋襄公忍不住了:“今日之盟会,乃寡人继承齐桓公大业,尊王攘夷,共同维护世界和平!你们觉得如何呀?”

    楚成王接话了:“好是好,可这盟主谁来当呀?”

    “嗯,有功论功,无功就论爵呗!”

    “好,我是个王,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啊!哈哈哈!”

    宋襄公意识到楚成王有阴谋:“你的王是自封的假王,我乃公爵,假王怎能比过真公呢?”

    “那你觉得我是假的又为什么请我来呢?”

    “额,这……我们当初不是说好的嘛!你想反悔?”

    “说好的,说好什么?我只想知道,今天各位是为谁而来?是为你宋襄公还是我!”

    几个小国国君都不知如何是好,都嘟哝说:“我等自然是为成王而来的……”

    楚成王大笑:“哈哈!襄公,你还有什么可说?”

    宋襄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对。楚王先动手了,他一声令下,台下楚国士兵立即上来把宋襄公给绑了。目夷见势头不对,赶紧想法脱身,宋襄公被楚王押了起来。

    楚王暂停会议去灭宋国,目夷跑回去组织保卫战。楚兵久攻不下,就把宋襄公拉来做人质,宋国百官于是强立目夷稳定军心。久攻不下,楚王也没了办法,只好把宋襄公交由鲁侯转送回国,一场闹剧草草收场。

    宋襄公回国,目夷就把位子还给了宋襄公。宋襄公受了这么一顿气,就想找机会教训一下楚国。【宋楚泓水之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这一战例后来被许多军事家引为贻误战机的反面典型,宋襄公也因此被点评为傻瓜军事家。】

    宋襄公好不容易跑了出来,忧郁成疾,次年而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