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钢铁狂兵 > 第四十二章 表哥和表妹
    赵青木一字一字地浏览着白纸上的蝇头小字,脑子里开始思考,然后慢慢说道:“资料里面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你和03号属于共生关系,反而是03号还处于生长期,它的生长发育对你的影响是完全未知的。是共生、还是寄生,恐怕不应该这么早下结论;所以,我认为你还是饿着肚子比较好。”

    马三刀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婉约清秀的女子,她的眼神静如古井般波澜不惊,不用去证实,他已经肯定自己被科研队伍里的那几个老头子糊弄了。

    这个道理一想就明白,大概好像电影人物患上不治之症的桥段,医生断然不会明白地跟当事人说:“哎,跟你说个很不好的消息,你得病了,绝症!”

    想来刘晓苏是知情的,她应该会把情况告诉马如山,但两个人都没有打算把情况透露给他。

    站在小姨妈和亲爹的角度,他们的做法肯定是正确的。知道真相与否对他而言除了产生了心理压力之外,并无别的好处。

    马三刀吸了口气,静了静心。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03号真菌的光合作用完全能够提供日常消耗的能量,再补充适当的微量元素,可保性命无忧,但要让他这样苟延残喘,那万万是不行的;而且因此而饿肚子,那也万万是不可能的。

    赵青木放下资料,作为生物学的高材生,她对马三刀的情况已经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先做几个简单的检查吧。”

    先量了量体重,马三刀记得八月八号,也就是被“狗”咬进医院之前,自己的体重是210斤,折合105公斤,而今刚好把“0”和“5”换了个位置:150公斤整。

    电子秤的显示屏数字不再变化,马三刀立马踮着脚跳了下去,一脸怀疑道:“你这秤是坏的。”

    赵青木扶着眼睛站上去,显示屏上数字乖乖地停在四十五,单位千克。

    电子秤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马三刀。

    以人类的标准,这个体重对他而言已经完全超重;但马三刀丝毫没觉得自己胖,八月份自己是什么样子,现在依旧那副模样。

    怎么突然间,就他娘的三百斤了呢?

    “再测一下血压吧。”赵青木在纸上记录下马三刀的体重,至于身高她一眼就能瞧出来。

    手腕式电子血压表,两分钟测一次,结果出来,高压就不说了,连低压都是三位数,还尼玛二开头。

    “再测一次吧。”赵青木重新按了开始键,小手触到马三刀的皮肤,她缩了一下,又道:“你好烫啊。”

    “顺便量一下体温吧。”马三刀点头说道。他知道自己每次消化食物的时候,体温会拔升到四十摄氏度以上,受伤之后更高,因为细胞修复时的新陈代谢速度比消化时更快。

    其实这些基本数据在之前刘晓苏给他的那份报告里都有,只不过写在纸上的东西终究没有亲身证明的感觉来得强烈。

    马三刀现在的感觉就很强烈,体温41摄氏度就足够把一个正常人烧成白痴,而他的体温量出来是46.5摄氏度。

    在研究部转了一圈出来,他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回到巡逻营的营部,抬头便看见赵猛和江生勾搭着背回来。马三刀阴着脸问道:“训练结束了?”

    “下午安排了搏击训练,你小子跑哪儿去了?”江生询问着,戴上手里的帽子,从兜里散了两根烟出来。烟和酒在整个基地都是好东西,普通士兵在这里是没有资格享用的。

    马三刀抽了一口,半截烟下去,神清气爽,对江生道:“基地里面母的还不少,刚才进去溜了一圈,怎么还有人养狗啊?”

    “营里还有巡逻犬,有一条秦岭小霸王,有空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江生的重点在狗身上,与之不同,赵猛把心思全放在了母的的身上。他眼含希冀地问道:“我说有美女的吧,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眼的?”

    整个基地里被马三刀正眼瞧见过的女人只有赵青木一个,别的不说,人长得美倒是真的。

    聊了一会儿,三人各自散了。

    江生有巡逻营的事情要处理,赵猛则借口打电话跑到山洞里面找赵青木去了。

    赵猛的权限进不了研究部,不过没事儿,让警卫传个话是没问题的。也就七八分钟的功夫,赵青木就出来了。

    她穿着朴素的工作服,素面朝天,随手挽起的丸子头有点散乱,也只有跟熟悉的异性说话时,眼睛才敢盯着别人看,“表哥,你找我有事?”

    看着赵青木的打扮,赵猛心里庆幸得亏了老赵家的基因好。

    “来、来、来,表哥跟你说点事。”

    赵猛把人拉到一边,开门见山就道:“那个马三刀怎么样?”

    “他的情况我才刚刚了解了一下,具体怎么样,只有慢慢观察着呗。”赵青木摊开双手,又皱着眉头道:“表哥,你少打听,人家的资料上写着绝密。”

    “你没懂我意思,我是问你他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赵猛的语气、神态,只差把“相亲”两个字从嘴里说出来。

    赵青木的一双月牙绽出一道亮光,有惊喜,也有疑虑。她是智商极其出众的女孩子,一瞬间就反应过来,问道:“家里安排的?”

    “那当然了。”赵猛两手合拍,睁着眼睛说瞎话:“全家人对你的事儿都上着心呢,马三刀这小子,表哥我费了老大劲儿带过来的,相亲的事情都还没跟他说。家里说了,先让你瞧瞧,瞧得上眼,咱们再谈下一步;瞧不上,集训一结束,立马让他滚蛋。”

    话里虚实真假都有,反正不管结果如何,也不会有人去追究的。

    赵青木,女,年龄无限逼近三十三岁,而今为止没有谈过一次正经的恋爱,目前的个人情况是希望找个男人谈一次感情。

    赵家人,从老太爷到父母辈的七大姑八大姨,所有人的希望是让她尽快找个男的结婚,然后把生活的重心从工作转移到家庭上来。

    虽然目的稍有差异,但两者如今已经做到按了求同存异。在赵家人的安排下,赵青木这几年相过不少次亲,然而最终皆以失败告终。

    赵青木对男人的要求不算高,失败的原因说来很简单,对这个渴望恋爱的女人来说,工作和感情一样重要。因为工作,她经常几个月都待在实验室里;因为工作,她往往一年才离开这偏离世俗的研究基地一次。

    赵家人:“你写份辞职报告,回来好好跟人家处。”

    赵青木不同意:“对象都还没谱的事儿呢,工作辞了,这边再吹了,蹲在家里以泪洗面吗?”

    不过这一次显然与以往不同,家里人竟然把相亲对象安排到研究基地来了。

    ;